Статьи:Тайцзи и тайцзи-цюань дают возможность выхода в любую сферу человеческой деятельности

From КОМПЛЕКС ШИ МИНА. ТАЙЦЗИ-ЦЮАНЬ. ШКОЛА ВИКТОРА СЯО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Fb thumb.jpg Vk thumb.png Youtube.png

Источник: публичный аккаунт "Шу-цзянь фан-тань-лу
(Интервью с носителями культуры и ушу)
"

12 мая 2019 года в своём публичном аккаунте "Шу-цзянь фан-тань-лу (Интервью с носителями культуры и ушу)" корреспондент Хань Фэн опубликовал своё длинное интервью со мной. Заглавие статьи «Интервью с Сяо Вэйцзя: Тайцзи и Тайцзи-цюань дают возможность выхода в любую сферу человеческой деятельности» (текст прошёл мою личную редакцию). Эта публикация почему-то очень быстро разошлась по заинтересованным кругам.



《专访肖维佳:太极和太极拳可以通向人类活动的任何领域》


太极和太极拳可以通向人类活动的任何领域,所以我们需要发动各个领域的人才去研究太极拳。通过太极拳研究太极原理,我们一再强调太极不是一个“主观的发明创造”,而是一个“发现”; 它不是一个脱离现实的单纯的逻辑概念体系,而是“现实本身”。—— 肖维佳


Интервью 2019-05-1.jpg

(人物采访于2018年岁末)

2018 年寒冬之季,朔风如刀,记者一早来到北京西城某小区,在现任北京市武协主席杜德平先生的带领下,如约叩开了太极拳名家肖维佳老师的家门,一股暖流霎时迎面吹来;肖老与爱人热情地招待了我们,并泡了一壶上佳的普洱。当时,室内香茗袅袅,窗外北风正劲,一束阳光穿窗而入,照亮了我前方窗角的一盆虎尾兰,花叶如人,在阳光下俏立挺拔,一朝一夕之间,阴阳相生相克,万物周而复始,正应了当天交流的话题——太极与阴阳。


肖老长相“中欧”,学贯中西,与杜德平会长意趣相投,二人乃文乃武、论拳论道——从科学聊到哲学;从中国汉字谈至释儒道;从太极拳理论延展至太极拳跨学课研究.......笔者边听边记边提问, 肖老则有问必答,他用智慧而幽默的语言把高级玄奥的理论通俗化,又不失其高度,令人有拨云见日之感。


Интервью 2019-05-2.jpg


一、核心的东西不受时代限制

随着高新科技的不断发展,人们渐渐地脱变的机械化,而机械则越来越人性化,许多人似乎长期处于一种“习惯性”思维来考虑问题,很少人能“站在边缘处思考核心问题”,这里边关键的核心问题在哪里呢?是不是受到时代的限制呢?记者带着“问号”请教肖老,我们的第一个话题就此展开。


“核心的东西是什么?核心的东西不受时代限制。受时代限制的东西,都构不成核心。太极不是一个主观发明,而是一个发现,它本来就在的,被中国人摸到了,钻研至今。中国的“中”字就是一个太极,阴阳加一个指针,把它转起来就是太极图。中国历史上没有宗教战争,这本身就说明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因为有“中”的思想,这应该是我们大力宣传的东西。儒、释、道,至少这三家,辩论是有的,在辩论过程中,互动互融,后来说出一个“三家合一”,找到了他们顶峰的东西,这才是中国的和平思路,为什么不去宣传?我们有的东西宣传上不得力:他国的历史是这样,我国的历史是另一样,而有很多核心的东西,不受这类限制 —— 不受历史限制,民族限制、体制限制,那就是核心,是永恒的主题。老子一句:‘道可道,非常道’就是跨时代不受历史限制的。‘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它为什么叫‘玄’?因为简单逻辑A是A ,B是B;A不能同时是B,B不能同时是A,这是逻辑界限。而我们不一样,我们A中有B,B中有A,即A又B,非A非B,这就是玄。它突破了世界上二元思维的界限,完了才有的‘众妙之门’。它不是变成了非理性,而是上升到了更高的理性。不要把突破常规逻辑认定为对立或者非理性,不是的!这种逻辑的突破把我们带入了更高的理性,而这个更高的理性就是核心的东西,它没有时代限制,它是宇宙本身的东西。我们这么讲,至少可以和人家理论,要不然他拿A和B把你控制起来,你只要违背了他的规则,你就不是‘人’,其实他把你给框住了。”肖维佳老师如是说。


二、阴阳相济 化解冲突

《道德经》言:“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阴阳相生相克,此消彼长,不断演化。层层叠叠的阴阳,又互相嵌套,从而衍生出千变万化、循环往复的大千世界。肖老深入浅出地指出,任何地方都有阴阳、都有太极,但是太极里的阴阳是相济的,不是对抗的。太极里的阴阳就是和谐状态下的阴阳。拳论指出“阴阳相济,方为懂劲。”他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在基本功阶段(太极拳)不是练对抗的 ,而是化解冲突、化解对抗的。”我们常说互利双赢,和气生财,这不就是太极的阴阳相济吗。百姓是日用而不知的 ,我们则要把这个阴阳相济的太极概念大张旗鼓地推举出来 —— 真正组织资源,由咱们自己来指导研究,全世界都会来帮咱们的忙; 而不是说用他们(西方研究)的立场来主宰你,这样我们就有了文化自信 。


Интервью 2019-05-3.jpg


三、科学的对象与科学的本身

“面对太极这样的科学对象,科学本身的立场也不得不发生变化。因为对象的变化,它的方法和工具就要发生变化。我觉得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传统武术的高级玩意儿,包括中国文化属于体悟范畴所有高级的东西,都不可能做到当代意义上的科学化。”肖老直言,当今武术在搞社会化、大面积普及,这是好事;但普及与提高是个什么关系?他认为必须是提高指导下的普及和普及基础上的提高。二元思维模式使人们的认识能力受到很大的局限,但高级玩意不是二元的,而是( 用佛家用语来说)是“不二”的。 中国文化充满可称之为“唯象科学”的东西,其抽象与概括的能力和潜力,急待做出当代的系统化和现代破译。



四、作用力与反作用力

“我们常说作用力、反作用力 —— 这是我们二元思维模式分出来的,如果力本身有思维的话,对它来说作用力、反作用力是一回事。但既然对我们来讲是两回事,我们就不得不首先把它分的更细更彻底,而目的是回归“不二””。肖老强调这个话题,讲得很深入,我们只能在非常弱、非常轻的情况下用手触摸、感受这些现象,摸出来以后所得到的体验,暂时没有办法用科学语言表达 。看着记者疑惑的神色,他补充道:“因为科学不为我们服务,因为我们也不是科学家;我们只能想办法借用科学名词来说话 。 一般概念你跟科学家一说他能听的懂,但是一旦说到生物力学中的细微感受,科学家如果未曾实践、未曾体验,他就不懂了; 至于对一个普通的武术人而言,他会说你乱扯。所以我很久以来就一直操心这个事:科学家不听太极阴阳,武术人不听科技术语”。


“我们运动的动力定型都是建立在条件反射的基础之上的,可是条件反射是一个后天的东西,是出生后的生活中形成的习性;而我们在太极拳里,追求认识、利用力学上的非条件反射;非条件反射才代表了自然。练太极拳就是要克服条件反射的局限性,留下可用的,抛除妨碍自由运动的。”肖老做个了比喻:“条件反射它像是一个傻子,一发动就有了(刺激-反应),但是发动以后的反射全过程中,是没有意识和思维伴随的,就是说不受意识控制的;而太极拳要求你动作全过程有思维、有意识,并且介入非条件反射活动以及其中的潜意识,这个才形成了太极拳的‘意’。没有这个就谈不上太极拳的‘意’。”


肖老强调,我们一个动作怎么发生?一个攻守动作出去、回来,一来一往,从头到尾,是一个武术动作细胞;其实每一动,都是一个动作细胞。这个动作发生的非常快,我们根本就来不及考察了解它的全过程,更谈不上理解其中更深层的全部细节,这就是太极拳为什么慢练。慢是为了把一个动作,从起心动念到完成,特别是“始前终后的转换”,其中每一个极短的瞬间在时间上拉长,好像把它放到高倍显微镜下,从而把所有的细节搞清楚,而后修炼到理想水平,然后再完美加快。慢的目的就在这个地方, 要不然我慢它干什么?为什么要慢?慢了才有可能把本来没有上升到意识水平上的非条件反射的东西上升到意识水平,或者说把意识深入到非条件反射领域。大家现在当然认为条件反射好像比非条件反射高级,人类思维也建立在条件反射的基础之上,是最高等的思维水平, 所以我们才有了引以为傲的大脑和思想 ,等等。但是所有后天能力的前提和基础依旧是非条件反射,而非条件反射是属于大自然的,其中隐藏着大自然本身的“智慧”。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身体比我们的脑袋要聪明得多!也可以说,我们的身体是“天人合一”的,而我们的条件反射和受着条件反射局限的思想多半是“逆天”的。我们只有通过深入了解、体悟、学习“身体的智慧”,才有可能了解“自身的大自然”。非条件反射本身不用你练习,与生俱来的都是非条件反射;你心脏跳动,血液流动,各个脏器分泌,那不是你学来的,都是先天的。非条件反射以我们平时完全不了解的方式全面参与我们的人体运动。幸亏现代科学已经证明:我们的肌肉有自己的意识、自己的记忆,人的每个细胞都有意识、有记忆,我们自己将这统称为有别于大脑意识的“身体意识和身体记忆”。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意识和记忆啊!太极拳训练过程中,我们正是要实现自觉意识和身体意识的沟通与互动,实现不违背大自然规律的运动。我们都知道“太极拳纯任自然”的格言,那你说,所“任”的是那个“自然”,又“纯”在哪里?”


老子所谓“反者道之动”,直指“逆着找的道路”,逆向探源的启示原来早就有。肖老非常喜欢老子这句话。他表示,逆着找就是符合了求道的方向。从“反动”里面找大自然的规律。你的正动多半是主观的,出拳发动作用力是你自己做的,而里边发生反作用力则由不得你本人,那是道与自然对你之正动的反应。前者是主观的,后者才是客观的。太极也好,中医也罢,这里边已经融合了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好玩意, 因此我们的运动心理学(其实任何心理学)要好好研究它。其实我们传统的东西,本身就有心理学,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心理学实际上比现代西方心理学高级的多,但是我们没有组织人好好总结,更谈不上与现代知识结构挂钩,因此也不普及,我们就这样毫不心疼的丢失了我们的文化宝藏。


肖老坦言《黄帝内经》里就有一整套认知与心理学的纲领,但没有引起我们现代人的重视。他还讲道《灵枢经》里说,针灸“治神为上”,而现在中医几乎没有人讲也不敢讲“治神为上”的道理了。就是说针灸最高水平是“治神”。现在很多人一是不讲,二是讲不了,好东西就是这样在丢失。肖老说:中医、藏医都说“父精母血一点阳神造就的人”,那么“父精母血”符合唯物论我们承认,那“一点阳神”我们就不承认,不讲了,见这个字就害怕,“谈神色变”。就像以前“谈道色变”似的,一说到“道”就认为是封建迷信了一样。幸亏,2011年我国官方权威文献中国宗教蓝皮书终于认定:“道教法术不是巫术、迷信”—— 我看了高兴坏了,因为以前都说那就是封建迷信。我特别高兴我们国家现在提倡文化自信。文化自信首先立足于我们自己的文化积累,我们自己的东西嘛。1998年我开始在莫斯科年年教太极拳、带一拨人,现在不常去了,但那边一直有人在练,他们也会到我这里来。我第一母语是俄语(后来一直在大学教俄语,所以一直提高),第二才是中文,11岁以才学的。我知道“两头”,我知道俄罗斯学生的文化背景和思维方式是什么样子,我知道怎么让他们去了解、理解、接受,太极思维方式和太极拳。不通过太极拳中的直接感受,他们的脑子转不过来。我就观察他们学习太极拳过程中的思维变化,慢慢地就过来了。老子的理性境界比我们现在人单纯的逻辑思维方式高多了。你不要总说他只是是“朴实的、天真的、幼稚的”。你说,一分为二对,还是一分为三对,你说到底哪个对?为什么我们以往在哲学上是两点论,在政治上却是三点论(左、中、右)”?


Интервью 2019-05-4.jpg


五、生存哲学

《易传·系辞》里说,卦辞里的话“不可为典要”,就是说不是教条,“唯变所适”才是精髓。肖老说:“有外国学生问我,你们的说法怎么老变,我说你错了,我们中国人最伟大的地方就是‘生存哲学’,我们的生存哲学从来不变。只是根据现实和形势的变化,方法、侧重点或说法不同而已。中国的生存理论渗透到无处不在,小到养生理论,这方面我们自古以来都是领先的啊!生存第一。为什么在讨论人权的时候,我们把生存权放到第一位,这不是偶然的,包括我们国家提出的‘和谐社会’,也不是偶然的,这都是中国文化的表现。我觉得我们中国文化中的宝贝,都快让我们中国人自己忘掉了,更谈不上向世界去推广。”


肖老强调,高级的理论需要组织人才做出一些通俗、深入浅出的解释,而能够做到深入浅出实际上才是最高水平。有许多高层次、高境界的东西,受语言的局限性是无法表达的,我们要学会打比方——耶稣打比方,老子打比方,孔子也打比方,因为只有打比方才能说出道道来,否则所谓高深的东西永远都留在象牙塔里边,没人听得懂你说什么,这是最麻烦的事。你能找到来自生活最恰当的比喻,马上就通了;找不到,就只好自己继续摸索。



六、功夫字典

中国语言博大精深,能理解多少全靠自身修为。此时,肖老的“修为”令记者眼前一亮。他讲道:“我们的语言,且不说单词,就说成语,有多少跟功夫有关系的!‘得意忘形’现在变成骄傲自满的意思,本来不是,它就是功夫词。你达到了‘意’的东西,才能忘了‘形’。比如‘意’,我们中国辞典里边就没有一个对‘意’字详尽的解释,外文也没有这个词。我们的‘意’可以跟很多其他字词发生关系。比如意念、意向、意志、意境,等等,把无数个字词跟‘意’字排到一块,你才知道‘意’在这一切词汇当中有个共性,它能容纳所有这些东西的意味才叫‘意’。我们常说:心得体会。现在都变成单纯的‘心得’,那么这里的‘体会’又是什么意思?身体要会啊!我们又常说‘亲身体验’。有多少人想到,‘体验’意味着‘用自己的身体来验证’?我们中国人心里好像能悟能感觉它的意思,但是你让他解释,他也解释不明白。又比如势能的‘势’,我有一篇文章就说道,物理学上对‘势能’是一八六几年还是一八五几年才做出科学定义。而我们汉语里的‘势’字,老子时代就有了,跟‘势能’这个概念里边的‘势’内涵一致,外延和表现方式可是比它广泛得多,因此包含‘势’字的词语和成语数量几十上百。像‘意’字的词组一样,其中充满着‘势味’,其中许多来自功夫。我们讲‘气势’、‘态势’、‘弱势’、‘强势’、‘势不可挡’;太极拳讲‘十三势’;我们讲‘形势和任务’,形和势,外部表现什么样?里边‘势’什么样?武术处处讲‘形’讲‘势’对不对?这全是功夫词。只是我们对‘势’没有用后来的科技方法界定而已。”


肖老师建议编著一本《功夫字典》,把所有跟武术有关系、跟相关的中西医生理学有关系的成语、词汇利用多种坐标和分类方法放在一起,从那里去学习体会、启发大家更好地认识中国语言大量的功夫词语的意义。但他也直言这不是一个人能干的事,需要组织人才一块去把它干出来—— 其中把字典里的各种字、词全部“好好抠一抠”。



七、肌肉若一

肖老讲道:“《黄帝内经》说‘肌肉若一’。浑身那么多肌肉想形成‘像同一块肌肉’的整劲, 你能想象吗?你看我们身上三角肌、二头肌、胸大肌,等等,它们如何去‘若一’,以什么做范例?你能在人身上找出一个‘肌肉若一’的典型代表吗?舌头!舌头没有骨头,它就是‘肌肉若一’的代表,它任何语言都可以学,每个语言对它的要求都不一样;它就一块肌肉, 能够胜任所有的语言。我们浑身所有的肌肉如果能像舌头一样,真的‘若一’了, ‘刚柔相济’的整劲不就好找了吗?”


Интервью 2019-05-5.jpg


肖老作为北京外国语大学的老师,多年教授俄语,主要研究口语交流、语音、语调。在教学期间,有学生问他俄语里边打嘟噜是不是很难?肖老师回应,这个需要好好练习,都能学会的;学生追问俄文的a和e 跟汉语没什么区别,就不用练了吧。肖老师特别强调,有区别。它这两个a分属不同的语种的音位体系,越像越难以区分,才构成学习难度!英文音位体系和汉语、俄语也不一样,它许多发音舌头总要往后抽一抽。中、俄、英不是一个发音体系,但均属“同一个舌头和发音器官的运动”。肖老从指挥舌位、用舌方式的不同,经常联系到太极拳里的许多问题。



八、太极拳概念

肖老说,奇怪的很,几乎多数人把“太极和太极拳”两个概念混为一谈。动不动就说:“他是练太极的”。其实,“太极”是个涉及范围极其广泛的哲理,而“太极拳只是太极哲理在武术领域里的运用”,其范围小多了。庆幸的是,武术前辈使太极拳成为太极哲理在武术中的精美体现,以及太极拳哲理可观可知的完美载体。因此太极拳成为了人们体验并通向太极哲理的很好的途径。


肖老谈道,动与静,在二元思维里动就是动,静就是静,它不可能同时存在。似乎要么动、要么静,其实我们的动是离不开静的。他打了个比方:我们走路走在静面上,走路不单纯是两条腿的动,我们还接触一个不动的地面,它是静,动与静共同构成了这个运动,这是同时存在的。如果那个静的动了就是地震了,我们就走不成了。在二元思维里边这两个是分开的,在我们实际中却是两个谁也离不开谁,动静同时。太极拳里的“动静之机”,就没有得到很好的解释。它涉及的已经不是脚和地面的问题,而是我们自身“要动未动”的一刹那, 这个题目只好另谈。至于“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许多人以为一动全动、一静全静是分开的,其实它是同时的。这其实涉及到身体运动和心态、运动中所有多余的紧张等问题。平时我们一动时,心是不静的,你一使劲心就紧张,那分开呢?不让它再紧张,你的劲儿马上就发生变化。在心静的情况下,包括你死我活的时候,我心里也应该是静的,只要心一不静,腹内也松不净,就会把你带入条件反射系统,你的肌肉多余的紧张就出来了,这都是可以试验验证出来的。我心一致保持静,同时我一直在动,而且“没有一丝僵劲存留于腠理之中”,是这样同时的“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谈何容易!


他谈道:“我们说我们是不断做实验的‘实验室’,这里的摸索都是有条件的。太极拳传授靠所谓各种喂劲、喂招的基本功,而不是玩几个月就上来实战。居里夫人在原子能实验室里搞基础研究,到后来搞出原子弹,期间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有的基础研究需要几十年、上百年才能拿出可以实用的成果。实验室好比长期‘吃奶的小老虎’,此时一只老狗就能把它踩死,但是当这头老虎长大了,可就什么狗都不行。在我们的实验室里,我们提炼着‘太极拳完整的基因’,同时防止弄出四不像的‘杂种’,完成这项任务之前,我们都称之为‘小老虎的吃奶阶段’,这个阶段也许需要几十年、甚至几代人共同努力的时间才能完成。比如说我们尚无实战能力、功夫不好,那是因为我们现在不得不长年累月的‘吃奶’,我们还无法进入训练太极拳的散打阶段。若是提前强行进入,无疑会是拔苗助长,勉强做出来也不是那个东西,一做就不是太极拳五大特征——动中求静、以静制动、刚柔相济、以柔克刚、后发先至。你不遵循这些特征,你里面必然夹杂了一些其它东西,混入大量多余的条件反射,那就不是太极拳了。太极拳和其它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后天反先天’,挖出你和大自然一样的东西,而不是违背自然。条件反射在某种意义上是违背自然的,面对自然它不是高级、而是低级的,条件反射是个‘瞎子’嘛。这些东西的研究需要高级神经生理学的人参加,反过来非条件反射也要好好研究研究, 从我们这个角度来研究,而不是一味地研究条件反射的优势 —— 它的劣势更要做出系统研究。我们意识能深入到那个地方,那我们就找到了非常‘漂亮’的东西——大自然本身的东西。这就是我的思路。因为太极和太极拳可以通向人类活动的任何领域,所以我们需要发动各个领域的人才去研究太极拳,通过太极拳研究太极原理,我们一再强调太极不是一个‘主观的发明创造’,而是一个‘发现’; 它不是一个脱离现实的单纯的逻辑概念体系,而是“现实本身”。


Интервью 2019-05-6.jpg


肖老回忆道:“我曾经参加一个会,会议主题是讨论太极拳的国际发展战略,包括究竟怎么样跟国际接轨?我说太极这个概念, 在国内长期被披上封建迷信的罪名,又力争把其中的‘可保留的部分’纳入机械唯物论的轨道。那么国际上你怎么去跟别人解释太极究竟是什么? 怎么跟别人的思想挂钩,东西方思想之间找到一个什么样的桥梁?那就是和谐的理念 —— 和谐是世界人类共同的理想。我说既然太极拳要求阴阳互补、阴阳相济,这其实也就是一个和谐,对和谐的追求。而且不是一般的作为理想的和谐 ,而是已经积累了许多技术手段的和谐。太极就是和谐,和谐就是健康。而且和谐也是宇宙一大规律。迄今为止我依然认为我们的太极概念,作为我们中国文化的一个核心概念 ,不要仅限在太极拳武术界探讨,而更应该大力度、大张旗鼓推向上层建筑领域 。社会科学院就应该拿出一些经得起时间考验的‘重型文章’来论述太极,因为它具有永恒的价值,反映的是中国古人了不起的发现。如果你这么搞 ,全世界也会跟上、也来搞,太极概念真正进入了上层建筑领域 、进入了世界文化界、科学界、理论界,进入各类学科学府,得到大面积普及, 我们这个东西才好办啊 !我强烈希望这样的思路能够被纳入到中国文化战略顶层设计中。”


交流尾声,单就太极拳而言,肖老师说道:“我们的前辈当初所创所传的太极拳,好比是一个稀有的花瓶,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这个花瓶破碎了,到我们各自手里的只是众多碎片中的一小片。那么我们作为后辈的责任,就是通过这些碎片中所隐藏的‘全息’,联系可以找到的其他碎片,来争取复原花瓶原貌。就是说,先做到挖掘、抢救、继承、恢复太极拳昔日的辉煌,而后才有可能使其得到与时俱进的弘扬和发展。这也许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完成,所以我们现在学练太极拳,几乎就是从事太极拳的“考古”工作,时不我待啊!.....”


返程路上,记者走进一家小木屋书店,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中国人史纲》,饶有兴致地搭乘作者笔下的“时光机”,游览浩浩荡荡的历史长河,直至月亮悄悄地爬上了楼顶,才起身离去。走在车马如流的霓虹灯下,我在想:如果把武术传承当做一部历史的长线来看,我们个人顶多算历史传承长线中某一段的小数点,但这一长一短之间,却需要一批真正有本领、有担当、有奉献精神的人把这条长线划下去,而不是被历史抹掉,我想肖维佳老师,就是其中一位武林“划线人”…….


Интервью 2019-05-7.jpg

走近名人 与“思想”交朋友——【第24期】

— end — 文章已于2019-05-16修改





Сообщите о нас друзьям в Вашей социальной сети и мы будем БЕЗМЕРНО рады!


©  Студия Тайцзи Виктора Сяо, 2008—2019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При копировании материалов ссылка на сайт обязательна.